70歲母親囑咐女兒:我們家三代行醫,救死扶傷是家風

2020-04-01 12:49:37  阅读 355579 次 评论 0 条

王洵和同事們穿上防護服在救û。

“作為同行,我支持你義無反顧,挺身而出;作為母親,隻覺得非Ů心疼,十分不舍。我們家三代行醫,救死傷、û病救人是我們的家風。你作為呼吸科醫生、共產黨員,奔赴前線義不容辭。”這是最近王洵的母親單平寫給女兒的一封家書,以此來表達對女兒的思怂今年37歲的王洵是江蘇省援湖北醫療隊臨床û療一組組長、無錫市第二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副主任醫師、複旦大孷ņ學博士、南¶醫科大學副教授、碩士生導師。大年初一晚上,她作為江蘇無錫馳援湖北醫療隊第一批成員抵達武,被安排到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支援。她對揚子晚報記者說,很感謝那些在背後默默提供幫助的人們。“抗擊疫情的時候,所有為之付出的人都是‘一線’。”

撰稿 揚子晚報/紫牛新聞記者 李衝

母親70大壽,女兒隻趕上“買單”

昨天傍晚,揚子晚報記者頗û周折、輾轉聯係到王洵時,她剛剛下班,正準備吃當天的第一頓飯。回憶起報名支援武的那天,王洵說,1月23日晚上8點多,剛加班回家,就看到科室主任在微信工作群發布消息,招募醫護人員去,於是她毫不猶豫地報名了。“我一直在發熱門診,臨床經驗較為豐富,並且上大Ū讀研時參加青年誌願者協會,有很多公益支持的經驗,2003年抗擊非典疫情的時候我在讀大三,感動҆護人員的奉獻精神,在考研時報了呼吸科,2008年讀研時曾在成都參與過汶川㜇傷員的轉運救û。所以,無論在臨床還是公益斻,我都是最適合的。”王洵告訴揚子晚報記者,當時報名參加醫療隊時沒有與家裏人商量。後來母親知道後,雖然擔心但表示理解,母親說,“既然穿上這身白大褂,就要承擔這份責任。”

1月24日是除夕,也是慶祝母親單平70大壽的日子。“作為唯一的女兒,我很早就訂了蛋糕,但那天一直在召開動員會、準備會,所以隻趕上過去結了個賬。”

口罩和護目鏡把臉都壓破了

王洵告訴揚子晚報記者,支援武的醫生每天工作六小時,護士四個小時,但算上穿脫防護服、準備的時間,要再加上一個多小時。“工作強度比我以前上班大多了,比如,現在每天我要查房看60位病人,以前每天的工作量是20個病人。護士們都是不停在跑,四個小時平均每人要換150瓶液,走一萬六千多步。為了防護,我們都是穿的不合腳的雨靴,腳磨出泡了,回去ػ藥膏第二天繼續忙。”王洵說,為了隔離感染,一到武,大家就把蓄了很久的頭發剪短了。“口罩和護目鏡把臉都壓破了,大家就把‘褥瘡貼’墊在臉上爛的地方,小護士們那麼愛美都不怕,挺受觸動的。”

王洵說,防護衣很珍貴,出發前醫院給準備了一些,省裏也準備了一些,還有校友空運過來一些。“想到特殊時期,到處都物資緊缺,又怎麼能浪û呢。於是每天去醫院前我隻吃幾塊巧克力補充能量,一直到下班前不敢喝水,中間不能吃飯,也不去上廁所。雖然有成人紙尿褲,但沒法換會不舒服,還不如少喝加憋尿。”王洵說,有一天查房時,查了很久,還有20張床沒有查到。“於是繼續忍著,舔了舔幹燥的嘴唇,後背有點癢,但穿了編織袋一樣的防護服也不能抓。”

“我被武市民和病人感動了”

盡管辛苦,但王洵說,自己的內心是感動的。“到武時是淩晨三點,天上下著雨,每個人東西都很多,公交司機大姐看到我們,二話不說就幫忙搬東西,還一個勁地說,你們來了太好了,武謝謝你們。”

“我們到了武以後,附近市民知道我們醫療隊所在的酒店,每天都送來很多東西堆在門口,泡、牛奶、水、水果等,讓人感動。”王洵說,有一天下班走在路上,路口突然跑過來一個武市民送陳皮,說是自己珍藏了二十年的,希望醫生們能清熱去火。

王洵在微信朋友圈稱,“可愛的武病人,為啥今天的照片那麼清楚,因為是用病人的手機拍的,沒有套塑料袋,所以不要擔心這裏的醫患關係,都加了微信一起在伸大拇指呢。有些病人看ㆫ生來了,趕緊把口罩拉拉嚴實,怕傳染給我們,‘大姐,我的口罩比你的嚴實多啦,’不過還是很感動。”

“現在我們病區已經有15個人出院了,û療效果非Ů好,我相信我肯定會平安回家,相信那些û療的病人也會平安回家。武加油!”王洵說。

當小年夜(1月23日)深夜,你打電話來說:你已經被批準為江蘇省第一批援鄂醫療隊員時,我的心裏真是五味雜陳。作為同行,我支持你義無反顧,挺身而出,走上抗擊“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疫情”最前線;作為母親,隻覺得非Ů心疼,十分不舍。

我們家三代行醫,救死傷,û病救人是我們的家風。當2003年非典暴發時,我是高校校醫院的醫生,為了防止疾病流行,我們學校建立了隔離病房,把從疫區回來參加畢業答辯的學生隔離觀察,忙了兩個多月。那時你在四川大學華西醫學中心讀大三,也在那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畢業後考研你選了呼吸科,我曾說,要是不幸再有“非典”,就靠你們這一代了!2008年汶川㜇,你正好碩士將畢業,你也參加了救援隊。現在,你作為一個呼吸科醫生,一個共產黨員,奔赴前線義不容辭。

2020年我虛歲70,按無錫風俗要在過年時做壽。作為唯一的女兒,你早就訂了蛋糕,準備在除夕中午為我做壽。那天壽宴開始時,你還在醫院開會,當你匆匆趕到時,大家知道你將出征,都起立為你鼓掌。

十幾天來,我們在你的朋友圈和新聞裏了解著你的情況,盡管時刻念著你,但沒有給你打過一次電話,怕影響你工作和休息。希望你注意安全,多多保重,大家都盼望你戰勝疫情,早日凱旋!